專題訪問

李嘉誠先生會見香港中文大學EMBA學生之談話內容

2001年02月 2日

問: 在外國,有所謂的「天才」,即使年紀輕也可領導一隊人,成為領袖;但在中國人的社會如香港,則較論資排輩,年輕人很難趕上資歷較深的同事,作為領袖的你,有何意見?
答: 也未必如你所說。在四十年代,我年紀很小便出來工作,十七歲時為一批發商的營業員,年紀小但待遇很好,連花紅一併計算,薪金比MD還高出兩至三倍;十八歲做經理,十九歲為總經理,二十二歲創業。所以,只要自身條件優越,有充足的準備,在今日的知識型社會裡,年輕人更容易突圍而出,創造自己的事業。

問: 李生你那麼成功,會否對下屬構成壓力?你那麼有知識,下屬是否有機會發表意見及發揮自己的才能?你是否容易接納及採用下屬的意見?
答: 下屬們有很多發揮的機會。如在本公司服務多年的行政人員,有的已工作了很多年如長達三十年,什麼國藉也有;無論是什麼國藉,只要在工作上有表現,對公司忠誠及有歸屬感,經過一段時間的努力及考驗,亦可成為公司的核心份子。

我很有信心,這批員工在他們退休之前,仍會留守在本公司繼續作出貢獻。原因是員工們很積極,很主動地發揮自己的才幹。我們的業務遍及二十八個國家,香港及海外員工的數目達十萬,公司的成功,全賴這批員工的努力。

事實上,在每次開會前,我會多接觸及了解有關事務。況且在開會前,我會仔細研究他們的建議,加上各部門同事各有自己的知識及專長,故當下屬提出有用的建議時,很快便能獲得我的接納,例如在一次的行政會議,我在兩分鐘內便批准了同事所提出的建議,我還打趣地說:「全世界沒有一個行政人員能那麼快取得總裁的批准。」所以,下屬在提出意?

問: 若你的員工想自創一番事業,你會鼓勵他向外作個人發展,抑或留守在集團內繼續作出貢獻?作為老闆的你,對這位員工有何建議?
答: 以往,中國人做生意時常會有這個想法。對員工太好,他自己有積蓄,便會向外闖,開拓個人事業。若有這個想法,就只適合經營家庭式的小型企業;要經營大企業,必須知道大企業本身要有很完善的組織,一位員工的離開,自有其他人補上。例如本公司曾有員工被邀請往其他公司任高職,但當中也有不少人回流,原因是公司待遇好,大家合作愉快,最重要是雙方建立了深厚的感情。本人認為,最重要是員工能以公司為榮,及覺得在工作上有前途。

問: 李生做生意的手法及宗旨,比較穩健、保守;但現在有些業務是需要以較進取的手法進行,並需承受風險。若有些業務需承受風險,即與你的宗旨違背,你如何作出取捨?若你的工作伙伴很進取,喜歡冒險,在合作上會否出現問題?
答: 我本身是一個很進取的人,從本人從事行業之多便可看得到。不過,本人著重的是在進取中不忘穩健,原因是有不少人把積蓄投資於我們公司,我們要對他們負責任,故在策略上講求穩健,但並非不進攻,相反在進攻時我們要考慮風險及公司的承擔。事實上,我們現在有很多進取的業務正在進行中,只是未向外宣佈。

反觀歐美的新興科技,平均來說,股價下跌了百份之八十;有的互聯網科技,甚至下跌了百份之九十。所以,在開拓業務方面,我要求是收入與支出平衡,甚至要有盈利,我講求的是於穩健與進取中取得一平衡點。船要行得快,但所面對的風浪一定要捱得住,亦非少許風浪,便停泊起來。

本人在二十八個國家都有業務,可見本人的進取心。在過去一年,我奉行的原則是保持現金儲備多於負債,可以起到平衡作用。

問: 中國人的公司較著重感情,美國公司較著重科學化的管理,你在管理的過程中,兩者之間如何取得平衡?
答: 美國科學化的管理有其優點,可以應付急速的經濟轉變,但沒有感情,在業績不好時進行大規模裁員,我們做不出,因會令員工沒有安全感,及導致很多人突然失業。我們揉合兩者的優點,以外國人的管理方式,加上中國人的管理哲學,以保存員工的幹勁及熱誠,我相信可以無往而不利。

問: 在課餘期間,當我們一談及香港的領袖,不約而同大家都想到李先生。其實大家都知道要成為領袖所必須具備的條件包括要有目光、理想、勤力及奮鬥精神,但又怎樣才能做得比他人好?李先生會否有很大的壓力,又怎樣去舒緩自己的壓力呢?
答: 要成為領袖,你提到的基本的質素一定要有,小企業每樣事情都要親身處理,所謂「力不到、不為財」;至於中型至大型企業,則一定要有組織。而最難做到的就是要建立一個良好的信譽、建立主要行政人員對公司的信任,令他們知道在公司會有更好的前途及工資。同時,亦要令同事明白他們工資與花紅越來越多時,亦要清楚知道他們的生產能力要同時配合,這樣公司才能夠維持,只做一個好好先生是沒有用的,如果只會亂花錢,公司遲早一定會出現問題。

最難做到的是要賺錢之餘,又要令公司內外對你有信心,所以要清楚無論從事甚麼行業,都要比競爭者做好一點,就如奧運賽跑一樣,只要快十分一秒就會贏。就以我自己來說,我年青打工時一般人每天工作8-9小時,而我則工作16小時,除了對公司有好處外,我個人得益更大,這就可以比人贏少許,對於香港今日競爭這樣劇烈的社會來說,這是更加重要。

我自己沒有甚麼壓力。起初未夠20歲時便要負擔家庭,一心想向上,每到晚上便想著明天的事情,但翌日一早醒來,便發現所想的事是行不通的,因此我知道一個人的工作能力是有限的,不及兩、三個人一起做事般事半功倍,但我會盡力去做,這樣壓力便減少。直至我做生意時,我採取穩健中大力發展,亦在發展之餘取得穩健的平衡。一個大企業是不可以有錯,所以最緊要的是學習,要視競爭者為聰明人,只要肯努力一點,就可以贏多一點。

問: 作為一個領袖要取得員工的信任,但假如李先生作出了錯誤決定時,會以甚麼形式跟員工交待?以目前李先生管理全球這麼多業務,開會前又要作好準備,時間上怎樣分配?
答: 首先每一個人都會有錯,錯了便應勇於承認,把錯的代價作教訓。事實上,作出錯誤決定的不是我一個人,因為每一決定都經由有關人員研究,要有數字的支持,而我對數字是很留意的,所以數字一定要準確。每次一開會就入正題,沒有多餘說話。到目前為止,我似乎沒有大的錯誤,每次作決定前也作好準備,例如Orange這歷史上最大的交易,我事前不認識對方,亦從未見面,只聽過他的名字,那次對方只有數小時逗留在香港洽談,因我事先已熟悉cellular telephone的前途及作好準備,向對方清楚表達,所以很快便可作決定。我雖然是作最後決策的人,但事前一定聽取很多方面的意見,當做決定及執行時必定很快。可?

問: 李先生及兩個兒子均很成功,是如何去教育自己的孩子?
答: 我昨天剛與一歐洲著名家族吃午飯,他們已有5代的成功歷史,十分有修養、有禮貌。中國有句老話:「富不過三代」,但今天的教育、組織不同,令事業可以繼續,相信這句話日後將會修正,正如這個歐洲家族今天的事業比過去任何一代都好。過去中國有些有錢人家寧可讓子弟去食鴉片,因可避免他們沉迷賭博等不良嗜好,這是落後的思想。當年,我朋友的兒子去外地讀書,買了Rolls Royce開蓬車代步,我不便批評。但我兩個兒子買的只是兩部單車,在美國Stanford行走十分方便。直至有一天,我在9樓apartment等他們回家吃飯,看到一輛單車冒雨在車群中「之」字型穿梭,險象環生,看清楚才知是其中一個兒子,而他到家時已渾身濕透還背著幾十磅東西。這時,我才叫他們第二天去學車考牌,買一輛堅固的、去年款式的新車。這便是父母看法的不同,對下一代的將來影響很大。

問: 但會否令孩子以為父母不疼愛他們?李先生自己在兒子成長的過程中,又花了多少時間在他們身上?
答: 在兒子入大學前,我每週日均拒絕所有應酬,帶他們到一艘絕不豪華的小遊艇去,好處是跟他們說道理,他們也無處可逃。

是否疼愛不是靠金錢或物質去衝量。兒子在外地唸書時,我給他們開了兩個戶口,一個他們絕不能動用,但已準備足夠他們完成PhD課程的費用。至於使用另一個戶口的金錢,他們必須寫信給我報告,我會在24小時內回覆。後來因為他們功課太多,才接受他們要求改用電話說明,這才是有用的疼愛,我個人認為太多物質反為有害。

問: 近年香港政治、經濟環境變化很大,我們的出路如何?香港人要怎樣才可維持競爭力?
答: 這是我與所有香港人也關心的問題。率直地說,面對今天的競爭,香港人需要拋開昔日自滿的心理。如何令我們在將來與外國及國內的技術及經營方式接軌十分重要,我對香港還是充滿信心。

但今天香港的問題在於貧富懸殊日益嚴重。如在座各位同學,你們一直求上進,將來的收入自然向上。但部份低收入人士在過去十年卻向下跌,將來香港的情形會與今天的美國一樣,受教育、知識高、用功的,收入會向上,收入低者則越來越縮,這是社會的經濟轉型,我們已走進知識型經濟。

現今的新移民與1949年的並不相同。今天的移民中,具有高專業知識水平的百分比相對較低。因此,首要希望移民政策放寬,增加香港需要的專業技術人才,當然,我們對所有同胞均應一視同仁,友好相待,團聚移民也要照顧,但短期輸入一些高教育水平的技術性移民對香港至為重要。而長期則要加強教育,提升香港大學生的水平,單是大學學歷已不足夠,希望有Master Degree、PhD程度,經得起考驗,加上香港人一貫靈活及有拚搏精神的優點,便可與外國的強者比較。

別說面對海外競爭,就是上海、深圳也在每天向上。一個和諧、有秩序、齊心向上的社會才最重要。你們便是很好的例子,若我聘請各位到我的機構任職,相信各位也會拼搏,對公司有所貢獻。

當然,香港的優點很多,我們的銀行體制、對外通訊、海陸空運均不俗,很有前途,但今天還是要抱著急起直追,追求卓越的精神。正如我之前講過,香港的工業很難與外地比較,我們的工資、成本均高,曾有外國伙伴想與我合作新工業,但研究後發現香港的條件不足,所指的並非一般性勞工,否則低下層壓力更大,而是急切需要多讓技術人員來港。如以色列一度全國只有六萬個engineer,後來由俄羅斯吸納了八十萬人,當中二十萬為engineer,足夠各個工業的發展。當然不能只限教育水平高才吸納,家庭團聚的移民也要吸納。至於教育也要不斷完善,培訓自己的優秀人才,否則難與其他地方競爭,據了解,單是深圳每年便有一萬名來自全國重點大學的畢業生加入工作行列。

問: 那麼香港人應維持怎樣的質素呢?
答: 人才最重要,不論是服務業、旅遊業、以至貿易中心等等。人才包括移民及剛才提及香港需要的技術人才,這裏的技術也不一定是高技術,只要是我們缺乏的,例如某種地方菜式的廚師,也要去吸納。

當然要有一定的制度,正如當年移民潮時期加拿大的計分制,但我們的家庭團聚名額訂出後便不應改變。相信特區政府已看到香港面對的競爭,幸好我們由昔日剩餘的儲備充足,人們的儲蓄也多,在短期內可作支持。

問: 潮州人多做小生意,依賴節儉、勤勞,與海派風格不一樣?作為華人資本家領袖,如何對外競爭?
答: 幾年前我去汕大開校董會,市領導安排在飯後會見大群記者,被問及「潮州人以你為榮,你又會否以身為潮州人為榮呢?」這個問題不可猶豫作答,我在兩秒內便回應道,我以身為中國人為榮。

在我心中,同事中有不同民族,會說潮州話也不會有特別好處。潮州人有其長處,也有其短處。潮州人戰前多從事米舖、木材、煤炭、苦力、拉車等工作。但近幾十年潮州家庭亦著重第二代教育,但必須記著身為中國人,事業有成當然應該對家鄉有貢獻,但更要遠大思想,不只中國,甚至放眼世界。在事業上誰有貢獻、有歸屬感,便可成為公司核心人物,自然形成大群親信,不分國藉。在我兩個兒子加入公司前,我的機構內並無聘用親屬,我認為親信亦不等於親人。

但我並非不愛家鄉,我放了不少心血在家鄉,沒有任何一個生意比汕頭大學更佔用我的時間,最初10年我每次到汕大均工作直至零晨二、三時。

問: 成功領袖的模式應如何?你有何不足之處及成功必備的特點呢?
答: 我不算十分成功,我也有短處,但人沒有十全十美,要盡力去追求完善。作為一個領袖,第一最重要是「責己以嚴,待人以寬」,第二,要令他人肯為自己辦事並有歸屬感。

機構大必須依靠組織,在二、三十人的企業,領袖走在最前端便最成功。規模擴大至幾百人,領袖還是要去參與工作,但不一定是走在前面的第一人。再大便要靠組織,否則,便遲早會撞板,這些例子很多,百多年的銀行也一朝崩潰。

還有必須緊跟時代、超越時代,有創業家精神。這對你們攻讀MBA重要,工作亦然。要有創造性,勇於挑戰,但亦須集中在從事的行業,正如清代曾國藩的家書記載他的朋友說,去挖十口井,不如集中挖一個確定有水源的才最重要,熟悉本行差別很大。

1967年我做玩具工廠時,其中一種生產機器只可從歐洲一個國家用飛機引入,但我要趕生產,結果我把自己廠房內原有機器的一部份作出修改,24小時後使它生產量提升了一倍。但一倍並不足夠,要繼續增加,終於一部機器生產多四倍,既為客人解決問題,亦可多賺金錢。

中國人在15世紀時的技術也很出色,但無人去繼續創造。封建政治中,排列「士、農、工、商」,把「商」放在最後,但事實上「商」很重要。我們要有創造性,我公司內很多MD經常創作新念頭,只要有5成機會成功又只利用不多的資源,我都會支持。

問: 下屬最欣賞及最怕你的是什麼地方?
答: 最怕我問figure,在他們開會時沒有好好準備,說不出figure,又或是figure不對。有一次,一位在香港知名度頗高的同事跟他一位日本朋友告訴我一些figure,但我說不對,同事跟日本朋友商量後堅持沒錯,並說可以與我打睹。作為上司,與他們打賭金錢並不適合,終於以高爾夫球棍為賭注。後來經我解釋錯處後,翌日我便收到一套新的高爾夫球棍。但我最終沒有接納,因日本朋友始終是客人。我對工作很看重,不喜歡馬虎,但人不可能沒有錯,所以,如之前所講「責己以嚴,待人以寬」,但有些錯是自己蓄意去犯錯,例如貪污、在公司謀私利,便絕?